404

全年冬眠

深夜哔叨两句
被自己的黑历史吓到瑟瑟发抖

把之前全部的文包括联动全清空啦
伞修铠娜和喻黄的那几篇摸鱼以后会修修再重新放出来,毕竟太丢人了我也是要面子的orz
年三十的流水账和燃王的几个沙雕发言就先留下了;  年三十随后想起来了就改改吧反正没几个人看,我自己比较舍不得而已。

住校去了!以后就周弧啦!

暗搓搓期待空白档案的更新!!

晚安

参加了参加了

这里带头搞事的苏木求警察别抓
头发多不怂

芷歌:

悄咪咪说一句我参加了……
溜了溜了写稿子去

将云!:


【合法上天】少天生贺24h活动预告

这世上,总有人适合一鸣惊人。
他是剑圣,是世界冠军,是我们的天使。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2018.8.10,剑圣成年
第四赛季,黄金一代出道
未来的路还很长
一起为我们即将成年的妖刀大大送上祝福吗?

【关于征集】
即日起至2018年8月9日中午12时整,合法上天生贺组在线征集生贺,征集内容为少天相关文/图或其他作品,中心向或cp向皆可。
欢迎各位大大加入搞事团队!
本次活动的详细说明在群里哦
群号码:827140911
p3二维码

【活动内容】
8月10日0点起,合法上天生贺活动正式开启,每小时将会送上一篇关于少天的文/图。若是参与人数较多,将加开发布时段及增加部分时段发布数。
有少天中心向,有cp向清水(当然还有车)包君满意!(合法的!)

总策划:
  @穗城泠雨 @苏木zuosn 以及本人ww

故事接龙 第二篇(今天是画风诡异的故事w)

石头剪子布鬼畜部分欧欧西严重!是我本人没有错!!!

少天生贺 故事接龙:

  “滴滴滴-”在数字跳向12的一刹那,电子表响了起来。黄少天忍痛拔出了账号卡,“啧,这个boss明明马上就要刷新了,怎么赶的这么巧,偏偏今天要早睡,害得我都抢不了boss…… 算了,明天就要去蓝雨了,今天可要休息好,真不知道今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而当黄少天收拾好自己真正躺上了床,才发现自己完!全!睡!不!着!


  光是期待着蓝雨的大门都够思绪飞到十万八千里远了……翻来覆去,黄少天开始数羊,数着数着,好像哪个数又数错了。


  糟糕,反倒更清醒了。黄少天又试图用“睡觉睡觉睡觉”的垃圾话给自己催眠,让自己睡着。事实证明,当黄少天自己都嫌弃自己了之后,他还是很精神。黄少天内心很崩溃,于是他自暴自弃的摸出手机刷起了空间。


  夜已经很深了,QQ空间里一片寂静。黄少天直接戳开最上面的一条:


魏老鬼:啊…有生之年真想一口全吃掉…吃光吃光人家要把这些鱼鱼全部次光光~/奇景!数万条鱼上下翻飞,如海水翻腾。


  …吓得他一个机灵


  不对不对这绝对不是魏琛的画风!他一定是嗑错了药我的妈。黄少天震惊的想。


“魏老鬼魏老鬼魏老鬼魏老鬼你还好吗有没有被盗号啊,你睡了吗睡了吗睡了吗?!!!”


  黄少天十分果断的去敲魏琛的小窗。


  没有回复。


  二十分钟后。


“小鬼明天见,看老夫不宰了你。”


  ???黄少天一脸的纳闷,我怎么了我。


  第二天一早,蓝雨俱乐部一片欢腾,几乎所有人围着魏琛笑成咸鱼,当然也包括黄少天。


  “我就不该信了叶秋内臭小子的邪!好好的跟他玩个大冒险他就这样对待我??一手石头一手布生生的砸了老子的剪子???”


  “行,石头剪子布输了我认了,老子愿赌服输他就这样浪?一口吃光光他真棒棒啊欧”


  “老夫的一世英明啊…”


  “卧槽哈哈哈哈魏老鬼你也太没用了吧!区区石头剪子布而已啊这都能输,蒂花之秀吧你!就这还跟我保证冠军我看还是算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怕不是被你拐进了蓝雨你怎么对我如此狠心啊哈哈哈”黄少天。


  “呵。你们这群大猪蹄子,”魏琛丝毫不觉得自己欧欧西,“我要打击报复。”


  “???魏老鬼你是被叶秋折磨的神经失常了?你欧欧西了知道吗?”黄少天疯狂吐槽。


“不我没有我不是你可别瞎说啊。”魏琛果断否定。


  下一秒魏琛突然把紧闭着用来遮光的窗帘拉开。


  黄少天有点懵地看向窗户。


  今天整个人都棒棒哒…个鬼。


  刺目的阳光热情拥抱了黄少天的双眼。


  啊。


  “卧槽!” 黄少天捂着眼睛,“要瞎。”


  “叫你小子净在旁边说风凉话。”


  眼看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魏琛满意地又拉上了窗帘,紧接着就是冷哼一声,语气中很有些不满。


  “……”


  黄少天的眼睛刚被炽烈的阳光好好洗涤了一场,还没缓过神来,一时间竟说不上话来。


  “散了散了,看什么看你们一个个的,都训练去训练去!”


  魏琛觉着蓝雨众人的神情很是不对,匆匆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给在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队员们纷纷下了逐客令。


  队员们也知道见好就收,基本都在细细碎碎的絮叨中各自往自己的座位散去。


  作为多年的好友,方世镜倒是不怵他这幅装模作样的样子,不过为了维护队长的尊严,还是一板一眼地汇报道:“队长,今年第一批训练营共招收了近50人,都是在今天报道,我们现在去训练营看看吧?”魏琛一把揽住还没回过神的黄少天的肩膀,说到:“走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你这小鬼别嚣张,万一被同辈虐了看你怎么好意思说以大欺小。”魏琛心知以黄少天目前展现出来的天赋肯定是鹤立鸡群,但就是要刺这小家伙两句才开心,果然黄少天上了套:“我才不会输,绝对会以第一名的身份成为蓝雨王牌,老鬼你要小心别被我给挤下主力了!”


  “哼,所以才说你是小鬼嘛,要打败我,先好好去训练场磨磨技术吧。”两人吵吵嚷嚷地朝训练营走去,方世镜看着他们连在一起的背影,期待着蓝雨的夏天能一直像今天般阳光灿烂。


  没有人知道,蓝雨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也没有人知道,未来的蓝雨有几个冠军。站在那群稚嫩的孩子们前,魏琛一把把黄少天推了进去。方世镜似乎觉得魏琛在感叹着。


  蓝雨的未来在于此,但也不止于此。属于蓝雨的夏天,永不结束。夜雨声烦和黄少天的夏天,还有好多好多。


参与者:
夏玖天,夏草,苏木,焚烛,沈长幺,棋子(参与顺序)


修文:
不识,夏玖天,余蘅(音序)

我错了我有罪....
之前答应@@古道森森难寻之 小可爱的伞修...然后给忘记了51151
今天扒相册突然发现然后想起来了orz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卧槽哈哈哈哈哈什么沙雕玩意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由小窗引发的血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看来他庙吃枣药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真庙粉啊哈哈哈哈哈别打我我要传递笑容哈哈哈




图源沈熙,后附聊天记录

继救救双核以后的第三个热搜
我庙真的强!

吹爆

震惊!蓝雨正副队双双上热搜为哪般!?

噗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我庙好强哈哈哈哈哈

顺便为黄少跪求一票真爱
传送门https://m.bilibili.com/moe/m/2018/cn/home?from=singlemessage

年三十,记点流水账

#纯粹乱写
送给昨日的他和她#

“多少年后我煮着青梅,温酒把地面浇透。于是我又想起当年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还有那些只有我才知道的故事”

去年今日,十五又二。我来到这片战场。
他有他的肆意飞扬,嘴角笑满得就快要溢出来。一如午后三点的温风,洒脱不羁、热火张扬。
我听人说起他和他的过往,说他虽为一介书生却习的一身好武功,常常是于刀光剑影间取胜而退,只留下一个淡蓝色的光影。

般若波罗蜜。

你长的可真好看呀,又酿得一手好酒;  而事实上你不过是和我一样的凡人而已。可至少在我眼里,你比星子还要璀璨。

于是,追随着你的脚步,我踏入这片江湖。
一路上我寻着有关于你的只言片语,从林海深处、松涛涌动的地方,一直到幽幽的青石板路。
最后,我来到这繁花无边的峡谷。

恰逢那年边塞荒野的百花怒放

跌跌撞撞中我看到你的一双笑眼,你倚在石阶上向我伸出手────
眼中是静水流深。

“是你?你怎么也来了啊”

你感到惊奇,似乎你不认为一介女子会只身来到这险恶的地方。可我分明看到了你眼中闪烁着的欣喜,像极了那年长安城里漫天的烟火。
我想,我是来对了。

我看你舞剑弄棒,你的手真好看呀。月下你的侧脸是那么冷,可你的眼睛是柔和的,良久我竟感受不到一丝戾气。

日子一天天过,你越来越强,我窥见你在榜上日益靠前的名次; 思及我们之间的鸿沟,我苦笑。
你生来即是光芒万丈,而我本就不属于这里。

可我仍是不肯,不肯乖乖的守好你的后背;  我仍想着用我手中的重炮救你于水火。我想,哪怕只有一次、哪怕粉身碎骨……能保全你,我也是心满意足的。
可我忘记了你是多么耀眼的存在。对你而言重要的不是枪支弹药上的支援,而是恰到好处的治疗和牵制啊。

于是一次又一次,我先你而倒下。我看见你周身飞溅的血珠; 你独自解决掉蜂拥而上的庸众,然后决然的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我看你带着满身的伤痕和血迹独自回到主城,而我无能为力。

我开始做梦,梦里氤氲叆叇,白水依依。是他和他这片战场上,峥嵘不败的热血

友言,梦里梦到的人便是心上人了,醒来,就应当去见他一面。
可是我并没有梦到你啊,我只是梦到沙场上你手握闪着微光的玄铁。要不,还是不见了吧。
唐突了佳人,倒也是桩罪过。

后来你留下的剑气都尽数消散了,那块玄铁也俞发的寒冷,触手尽是薄凉。
我提着我的枪和炮,独自等了好久好久。

终于是不会再见到你了,而你的战场,我也无缘去涉足。
我收起了当年精心挑选的那些弹夹和重炮,和着当年的心事一起,尘封。
胡笳琴声起,钧天广乐中我想起有一次你长棍轻挑,高高跃起跳入混乱的人群,有如救世主般立在我面前,毫不留情的击飞又打出浮空,最后护着重伤的我回到主城时的模样。

手指抚过琴弦,我看向列在身侧的生人─────
同样手握盈盈玄铁,他比你当年还多了些许不惧,只是哪里不同了呢?我算不出

长安又开始放烟花了……漂亮吗, 漂亮的。
我想就算没有你,我也是要留在这峡谷之下的。

你看啊,便是没有你,这谷中照样是刀光剑影,年年如旧。每一处景都是好看的

都有过你的身影,都好看的要命。
可我不会再走进去了。

虽然我知道我还能看到你、听到你的消息,可我再也没有办法走到你身边,笑着说“又见面了”
你看,明明到最后我都想通了,可是老天仍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可真是残忍啊

圣言者治愈的琴声,你怕是到最后也没能听我为你奏上一曲。

也罢。能再次和你并肩是我的运气,遇不到,便也是缘定了的。
心爱的人不在,哪怕练成江湖上第二位无骨惊弦,又能怎样?

我想起你哼唱过的南山南,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恍惚间我听到了北海的暗潮汹涌,还有海边那块青石幽幽的太息

那是你的碑吗?还是那些逝去的?长安城的烟花?

我记起少司命唱给重小烟,“无关诗书,无关青云路,无你处无江湖”

  说的真好啊
  无你处无江湖。

                                                       18.2.15